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玩与书法 虚我心千雅

真情世界去畅想 我和你

 
 
 

日志

 
 
关于我

我喜欢书法,文学,音乐等艺术,且广泛涉猎国际国内金融、政治、军事、财经、人quan、科技等近期形势和未来不同发展态势——皆为业余爱好罢了,仅作茶余饭后谈资用。我在此真诚地向朋友们提议多学天文,了解宇宙的浩渺与永远,这样可以为你净化心灵、开阔心胸、平衡心态。本文博如为原创,请各位朋友关注,若要转载或引用,务请告知。谢谢!诚恳邀请朋友们莅临我的博客,并宽容我的不是,体谅我的不足。祝朋友们年年如意、岁岁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评:中日军机相当于在0.3米内搏命 撞机必开打  

2014-08-18 09:35:32|  分类: 国际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评:中日军机相当于在0.3米内搏命 撞机必开打 - 曼君堂主 - 古玩与书法 虚我心千雅
 

       【导读】安倍公然宣称日本对世界的贡献就是抗衡中国;三军大规模操练夺岛战。而中国预警机与轰-6战机连续三天飞越冲绳,官方首次自曝核潜艇战力。中日军方或明或暗,已经站上对峙最前线。

  【相关阅读】卢琛:像比如说钓鱼岛这个问题,中日双方当然现在有可能出现摩擦的几率越来越多,比如说巡逻船也好,这个飞机也好,有近距离的接触,所以大家也在看究竟这个钓鱼岛的问题在中日双方目前的可控的这个局势范围内,究竟是一种什么状态?日本不断的呼吁说有安全机制可能吗,中日的安全机制?
  丁学良:这个钓鱼岛方面我问过很多的这个西方的,包括日本的,就是非右翼的这个学者,他们担心的问题,担心的不是技术性上的发生冲突,技术发生的冲突在什么时候才会变成擦枪走火呢?就是两国之间在最高层没有信任,两国之间在最高层之间没有通话的很好的渠道,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一直在讲一个基本的道理,你中日之间怎么样的吵架,怎么样的吵架,你最高层之间要有一个通话机制,这才是现在美国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美国一方面当然不希望看到中国在整个主导亚太的,这个东北亚,当然美国更不愿意看到中日之间搞得以后擦枪走火以后要它来去收拾这个局面,你千万不要忘记这一点,中日美加起来是全世界前三名的经济体啊,你这三个国家之间为了小小的钓鱼岛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全世界能受得了吗?地球太小了,承受不了你们三个大国打起来,他讲过多少遍,地球太小了,你们这个三个大象打起来我们吃不消,所以他们讲过多少遍的,地球太小了。

      卢琛:刘先生从军事角度讲一讲中日这种军机也好,巡逻船也好,这个摩擦究竟这个起火点是不是真的是到了一个危险的境界?

  刘子军:到了危险境界,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我们看有一个中国的国防部公开的一个数据,就是一个视频,就说中国的图-154的侦察机,那么跟这个日本的F-15J型战机呢(相距)30米,超音速飞机(相距)30米,你知道这个什么概念,这个一旦有一点点的摩擦相撞了,不一定是非要去撞,可能气流,因为为什么呢?时速都在这个每小时七八百公里这个时速,最慢的时候七八百公里这个时速,那么的话如果说两方面一撞的话,这个就轩然大波,你不想打也不行,为什么你看啊中国目前国内的民族主义非常强势,一旦中日之间发生这种军机相撞的事件,那么我们就可以想像到一点,就是说这个中国老百姓要目前的老百姓要把什么呢,就是1894年甲午战争跟日本的仇,要在你这一届政府要报,再加上教授说得这个双方之间最高领导人之间没有这个磋商机制。
  丁学良:没有互信。刘子军:国家民族之间慢慢也没有互信了,我对你这届政府没有互信,那么你说什么我都不听,因为我之前已经认为你。
  卢琛:那为什么这个军机会那么近距离都是搏命吗?
  丁学良:之所以近距离是摆姿态,因为对方的军机来了,我这方的军机如果说让得太远的话,我就默认你有权力侵犯我的领空,双方都不愿意让对方来解读就是说这是你的家的天空,我不能飞,所以双方都尽可能的要逼近前方,刚才刘先生讲这个道理啊,你不开那个跑车你都不知道这个多危险,对于空中的两架飞机之间30米的话,等于你两个开跑车中间只有0.3米,只有0.3米,你技术不是最高级的技术,随时可以撞车。
  卢琛:到临界点了。
  丁学良:随时都可以撞车,在海上那个大吨位的军舰之间差一百米的话,你就是把能够把这个发动机停掉,它照样可以惯性两个撞在一起,那可不得了的,上面有核武器呢。【相关新闻】中日关系亟须走出“心理调适期”
  山田贤一指出,面对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大部分日本民众在心态上仍未能接受,对中国未来发展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反而从涉华负面新闻中寻找心理安慰。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媒体出于商业考量,过于迎合舆论,只报道中国的负面消息,使民众产生了越发严重的对华恐惧心理。(对山田贤一的采访原载于8月5日本报15版)
  进入新世纪第二个10年的中日关系是邦交正常化以来最严峻的时期,直接导火线固然是围绕钓鱼岛主权归属的争端,但还有很多深层次的复杂原因。其中之一就是两国处于综合国力对比发生重大变化后重新定位和心理调适的过程中,日本朝野对中国的迅速崛起很不习惯、很不适应,出现某种过敏反应。力量对比逆转
  一般来说,崛起的新兴大国与相对衰落的传统大国处于力量转换“拐点”时总会发生对立和冲撞,中日这两个交往了两千多年、有着复杂历史恩怨的国家尤其如此。
  从历史上看,日本是东亚很少几个不向中国称臣纳贡的国家。公元607年,日本摄政的圣德太子致隋炀帝的国书中甚至还有过“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无恙”的狂妄言辞。但是,中日间的实力差距总使得日本自惭形秽,甘拜下风。19世纪末,日本在明治维新后锐意改革,国力上升,终于在甲午战争中击败北洋水师,迫使清王朝乞和、割地、赔款。此后,这个东瀛岛国便以“东亚主宰”自居,成为给中国人民带来最大灾难的祸首。
  1945年,日本在二战中战败投降,跌入谷底。然而,依靠美国庇护,日本很快从废墟中重建,跃居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并且一坐就是42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GDP总额一直凌驾于中国之上,1990年甚至达到中国的9倍。日本国内普遍存在思维定式,认为中国不可能赶上日本,也威胁不了日本。变化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中国经济在驶入“快车道”后的20多年里长期保持两位数的增长率,日本却在“泡沫经济”破灭后先后经历了“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两国GDP总额的差距逐步缩小,直至2010年中国反超日本,2013年更与日本形成2比1的态势。不仅如此,中国的外汇储备、外贸总额、汽车产销量等硬指标都跃居世界第一,将日本甩下了一大截。


  对华焦虑恐惧
  坦率地说,中国的知识精英乃至普通民众并没有将GDP总额超过日本当一回事。大家很清楚,在人均GDP等指标上中日还有很大差距,没有理由自我陶醉。然而,日本媒体却夸张地将这种变化称作“世纪大逆转”并持续炒作,致使日本国内对华嫉妒、警惕和恐惧的思潮迅速抬头。说到底,日本的对华优越感从甲午战争以来只延续了100年左右,而在2000多年中日交往史上一直是“中强日弱”。这种根深蒂固的历史记忆使得日本在中国再次超越它时比其他国家更敏感、更恐惧。但是,由于中日力量对比尚未达到足以扭转日本传统对华优越感的临界点,日本的对华反应呈现为心理上的反感和行动上的抵抗同时并存的特征。前者表现为或是夸大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中的困难和矛盾,以此求得心理上的自我安慰,或是渲染“国强必霸”,怀疑中国要对日本“秋后算账”,甚至将日本贬为中国的附庸。后者则表现为试图扭转历史潮流、阻止中日力量对比继续朝着不利于日本的方向发展。
  这些年日本政坛出现非常诡异的现象:政治家越对中国持强硬态度就越受欢迎。在一些战后出生和成长起来的新生代政治家中,更出现了要同中国搏一搏的冲动。这一方面由于日本国民普遍存在对华焦虑感和恐惧感,对中国说硬话、狠话容易凝聚人气,吸引眼球。另一方面,两国综合国力对比还没有出现中国明显压倒日本的态势,是日本与中国博弈一个难得的“时间窗口”。
  2013年2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美国发表题为“日本归来”的演讲,强调“日本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不会沦为‘二流国家’”,“我的任务就是放眼未来,让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新兴市场”。明明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领导人还没有放弃要继续成为世界第二大新兴市场的战略诉求。这不是明摆着要同中国较劲和争斗,试图将中国拉下“老二”位置吗?同年10月,安倍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称,日本不仅要在经济领域,而且要在安全领域发挥“领导”作用,日本为全世界作出更大贡献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在亚洲抗衡中国的力量。中日邦交正常化40年来,还没有哪位日本首相对中国有过如此充满敌意的表态。除了安倍自身的政治理念外,很大程度是日本国内甚嚣尘上的对华焦虑感、恐惧感所致。避免战略误判
  两千多年来,东亚第一次出现中日两强并列的局面,双方都需要漫长而艰难的心理调适。日本100年来形成的对华优越感要纠正并非易事,中国也有一个如何自我定位、提升软实力,以便让周边国家消除疑虑、心悦诚服的课题。走出这一“心理调适期”可能需要十几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中日关系固然有暂时转圜、相对缓和的可能,但竞争、对立则是常态,甚至不排除激烈冲撞、擦枪走火。在这种情况下,避免战略误判、确保两国关系基本平稳,应该是双方共同的目标。如果有一天日本朝野上下尤其是掌控权力中枢的政治家意识到日本的发展离不开中国、美国不愿为日本流血,继续折腾围堵中国的所谓战略外交又不可能产生积极结果,就会有一些现实、明智的判断。
  中日关系正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究竟是听任矛盾对立恶化,导致双边关系继续漂流、停滞甚至倒退,还是仔细寻找和努力扩大有利转圜的积极因素,消除“雾霾”、拨云见天?不同的选择必然会带来截然不同的结果。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管“心理调适期”多长多艰难,彼此间毕竟拥有作为近邻的共同利益,在坚持中日间4个政治文件的基础上,终究能够通过坦诚的交流和持续的磨合,探索出一条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顺应东亚地区与国际社会共同愿望的合作共赢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