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玩与书法 虚我心千雅

真情世界去畅想 我和你

 
 
 

日志

 
 
关于我

我喜欢书法,文学,音乐等艺术,且广泛涉猎国际国内金融、政治、军事、财经、人quan、科技等近期形势和未来不同发展态势——皆为业余爱好罢了,仅作茶余饭后谈资用。我在此真诚地向朋友们提议多学天文,了解宇宙的浩渺与永远,这样可以为你净化心灵、开阔心胸、平衡心态。本文博如为原创,请各位朋友关注,若要转载或引用,务请告知。谢谢!诚恳邀请朋友们莅临我的博客,并宽容我的不是,体谅我的不足。祝朋友们年年如意、岁岁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俄罗斯5000亿离岸资金“勤王”(独家)  

2014-12-30 14:56:12|  分类: 财经分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000亿离岸资金“勤王”(独家) - 人在上海    - 中国新闻画报

    5000亿离岸资金“勤王”

    本报记者 付碧莲《 国际金融报 》( 2014年12月29日   第 03 版)

    5000亿离岸资金“勤王”(独家) - 人在上海    - 中国新闻画报
    5000亿离岸资金“勤王”(独家) - 人在上海    - 中国新闻画报

    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

    在卢布保卫战中,有一股力量是决定性的:5000亿美元的离岸资金。

    这个数据来自俄罗斯官方。俄罗斯总统顾问格拉济耶夫日前说,俄罗斯离岸资本共计大约5000亿美元。要知道,俄罗斯现有的外储和黄金加起来还不到4200亿美元。

    但俄罗斯经济里的“离岸宿命”无法打破。卢布大跌后,资本甚至加速逃离俄罗斯。12月2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2014年俄罗斯资本流出将达到1200亿美元至1300亿美元。

    逃跑的资本让卢布行情雪上加霜。但国家危难之际,有不逃跑的资本吗?

    谁也没想到,普京的一个“勤王令”,还真的得到了俄罗斯首富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的响应。在继当年韩国民众捐黄金帮助政府度过危机的故事后,俄罗斯富豪携巨款回国“勤王”的壮举再度让人传颂。

    乌斯马诺夫还高调表示:“只要俄罗斯需要,我准备把我拥有的全部献给俄罗斯,因为我是它的公民,我为此而自豪。”

    真的是爱国?资本家是复杂的,资本就更复杂了。理解首富回国“勤王”,还需要考虑俄罗斯复杂的离岸资本背景和普京“大赦回归资本”的政策。在2014年的国情咨文中,普京就警告过:“这个赦免只有一次。所有那些想来俄罗斯的人们,应该及时地利用这一机会。”

    普京“勤王令”

    “俄罗斯商人应该把海外资产带回俄罗斯”。普京的这一句话被外界解读为,“北极熊”终于扛不住卢布暴跌而向外界求助了

    俄罗斯又到一年中最冷的严冬季,这个冬天尤其难捱。

    1∶30、1∶40、1∶50、1∶60、1∶70、1∶80,卢布这一路的走势不可谓不惊心动魄。12月15日,俄罗斯外汇市场上卢布跳水,15%的汇率跌幅创下自1999年4月以来最高纪录,收盘时达到1美元兑63.4卢布,欧元对卢布汇价达到1欧元兑78.81卢布。

    无疑,这是一个“黑色星期一”,而就在四天之前俄罗斯央行刚刚宣布把基准利率由9.5%上调至10.5%。于是,俄罗斯央行连夜召开紧急会议,12月16日凌晨1点左右,俄央行意外发布声明,将关键利率从10.5%大幅上调至17%,这是1998年俄罗斯债务违约以来央行最大幅度的加息。

    俄央行指出,此举旨在阻止卢布贬值、防控通胀大幅走高风险。然而,俄央行的举措却并未能阻挡卢布的狂泻之势。12月16日,欧元对卢布汇率一度超过1∶100,美元对卢布汇率一度超过1∶80。对俄罗斯来说,这是一个比“黑色星期一”更糟糕的“黑色星期二”。

    当天晚上,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主持召开了金融经济形势会议,就应对卢布大幅贬值的措施作出新的部署。12月17日,梅德韦杰夫再次组织政府经济部门、俄央行和大型企业召开金融经济形势会议,他要求立即采取措施稳定货币市场。随后,俄罗斯财政部决定向市场出售70亿美元外汇结余资金。副财长莫伊谢耶夫表示,财政部将出售财政账户中的外汇储备,“要多少就卖多少”,这一干预措施持续时间“要多久就多久”。

    卢布连续多日雪崩似的暴跌甚至让市场开始担心,俄罗斯可能将再现1998年的债务违约危机,尽管梅德韦杰夫始终强调,俄罗斯有充足的资金储备和丰富的市场手段应对汇率震荡和紧张的经济局势。苹果公司临时关闭了其在俄罗斯的在线商店,卡地亚等一线大品牌关闭了其在俄罗斯的门店,阿玛尼等国际奢侈品停止向俄罗斯供货……更糟糕的是,俄罗斯民众担心物价暴涨而纷纷涌向街头将多家超市货架上的商品抢购一空。那几日,俄罗斯国内人心惶惶的氛围迅速膨胀并蔓延。

    “近期卢布的走势,的确让市场联想到了1998年导致俄罗斯最终债务违约的那场卢布危机。”不过,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分析师谢栋铭进而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和1998年相比,短期内来看,至少有三点变化让我们相信目前的危机还不至于最终演变成债务违约。首先,俄罗斯早已放弃固定汇率制度。第二,俄罗斯金融稳定性较1998年大幅提高,36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足以覆盖当前的外债水平。另外,新兴国家之间的战略互信和互助机制已经形成,从今年7月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条约的签署到近期中俄双边货币互换,都为俄罗斯提供了一层额外的防护墙。”

    尽管,俄罗斯政府及央行连出组合拳以应对卢布贬值,但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在卢布暴跌的几日内并未有任何公开表态。因此,12月18日俄罗斯年终新闻发布会受到举世高度关注。普京出面解读了目前俄罗斯面对的多重困境,并表示俄罗斯会出台更多举措提振经济和稳定币值。只是,普京此番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话最大的亮点无疑是他“鼓励俄罗斯商人们把自己的海外资产‘去离岸化’,带着钱回到俄罗斯”的表态。

    难道,随着外储在卢布持续大幅贬值大潮中不断地被消耗,俄罗斯已经到了需要离岸资金来救市的时刻?

    其实,普京呼吁离岸资本回国并不是现在才有,其整治资本外流的决心一直很坚定。早在一年前,普京就开始敦促俄罗斯企业加速回流资金至国内。今年3月,他在莫斯科一次商业会议时再次强调:“俄罗斯公司必须在本国注册,所有制结构必须透明。”只是,收效甚微。

    首富响应背后

    乌斯马诺夫选择在此时携巨额离岸资本回国,显然与普京提出的“大赦”离岸资本有很大关系。普京说过,机会只有一次

    不过,这一次得到了俄罗斯富豪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的积极响应。乌斯马诺夫靠经营矿石和钢铁生意起家,后进入电信和传媒行业。根据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的数据,乌斯马诺夫的个人资产总计186亿美元,现为俄罗斯首富。

    2008年2月,他入主英超阿森纳俱乐部,是该俱乐部的第二大股东。近年来,他最引人注目的举动,就是敲开了硅谷的大门,成为Facebook创始人之外的首位个人投资者。乌斯马诺夫在俄罗斯互联网业界的地位也不可动摇。据粗略估算,俄罗斯全部网站资源的70%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今年年初,乌斯马诺夫抛售了苹果和Facebook的股票,转而投资阿里巴巴、京东等中国科技公司。USM Advisors资产管理公司的负责人透露,中国企业大约占到该公司海外互联网投资的70%至80%。

    乌斯马诺夫日前决定,把所持的电信营业商Megafon和铁矿石生产商Metalloinvest的股份从境外转回至俄罗斯经济实体“AF Telekom股份有限责任公司”。乌斯马诺夫旗下的USM控股公司在避税天堂塞浦路斯有一家名叫“Telecominvest有限控股公司”的子公司,Telecominvest所持的Megafon公司股份此前归属地即为塞浦路斯。

    为什么是乌斯马诺夫第一个出来积极相应普京的号召?又为什么选择在此时?这必然是很多人的疑问。

    USM控股公司发布声明称:“(公司)此举是由于普京总统提出的俄罗斯经济去离岸化,以及引入了和外国公司相关的税收规定和条款等举动。”乌斯马诺夫自称为“爱国者”。他曾说:“只要俄罗斯需要,我准备把全部财产献给俄罗斯,因为我是她的公民,我为此感到自豪。”据报道,乌斯马诺夫兼任欧洲和俄罗斯击剑协会的主席,每年投入2000万美元支持俄罗斯的体育和文化事业。他甚至警告西方:“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平,以至于在任何经济联系被切断时,都一定会给相关各方带来相应的后果。”

    外界一直有传言说乌斯马诺夫是普京的“密友”,而这也有可能是他在卢布危急时刻第一个积极相应普京的原因之一。乌斯马诺夫曾公开回应说:“我为认识普京感到骄傲。我的商业生涯并非一帆风顺,一路走来全得益于国家法制的健全,这都得感谢普京。”2013年7月,普京曾亲自签署命令,授予乌斯马诺夫“四级祖国勋章”,以表彰他为国家做出的巨大贡献。

    我们无从否认乌斯马诺夫的做法可能源于爱国精神,但是正如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强晓云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所指出的那样,“商人总是逃脱不了逐利的本性。虽然,普京在国情咨文中并未说明回国的离岸资本会投向何方,但是应该会给这些离岸资本提供一个保障机制。”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乌斯马诺夫把股份从境外转回国内可能是早有打算,并非真的响应普京号召。毕竟,第一个回国的人可以获取先发优势,比跟风者获取更多的金融和政治利益。

    而乌斯马诺夫选择在此时携巨额离岸资本回国,显然与普京提出的“大赦”离岸资本有很大关系。普京说,对于这些从国外返回俄罗斯的资本,政府不会征税,也不会进行调查,不追究这些离岸资本持有人的责任。但是,普京强调“只做这一次,要正确地做”。

    日前,普京在2014年度的国情咨文中这样说:“如果有人想在俄罗斯把自己的资金和财产合法化,他将会获得坚实的法律保障,他不会被拉到各个机关审查,包括司法部门;不会到处被敲打,不会有人问他资本的来源和方式。他不会被司法或行政的手段追踪,也不会有税务部门来审查他。让我们现在就这样做吧,但是这个赦免只有一次。而所有那些想来俄罗斯的人们,应该及时地利用这一机会。”

    首富的带头作用

    继乌斯马诺夫之后,巨额离岸资本或许已在归来的路上。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外国也并非天堂了。第二,“去离岸化”正从政策保护变为法制保护

    首富之后,影从者还有谁?

    近来,与乌斯马诺夫带巨额离岸资本回俄罗斯的新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则“2014年俄罗斯超级富豪逃离本国前往英国避难的速度创造新纪录”的消息。根据英国内政部的统计,通过投资至少200万英镑(310万美元)获得所谓快速通道签证来到英国的俄罗斯人数量在2014年有69%的同比增长。1月到9月,有162份这类签证被发放给俄罗斯千万富翁,比2013年全年数量还要多66份。

    快速通道签证的申请数量在今年3月份,也就是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第一轮制裁之后出现飙升。而6月份以后,国际油价的暴跌以及卢布的大幅贬值,进一步促发了俄罗斯富豪们陆续逃离俄罗斯。有英国媒体报道称,约有一半申请这类签证的俄罗斯人表示愿意投资超过500万英镑。帮助这些俄罗斯人申请签证的律师卡玛尔·内姆(Kamal Rahman)说:“我们的俄罗斯客户感兴趣的是公民权。进行大规模投资可以将等待的时间从6年减少到5年。”

    然而,西方国家的制裁、油价暴跌、卢布贬值等这些导致俄罗斯富豪出逃的缘由却反过来正在成为促发富豪回国的因素。莫斯科国力国际关系大学博士胡逢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就指出:“卢布持续大幅贬值势必导致资金从在岸转为离岸之时出现汇率亏损,这令俄罗斯富豪们的资产大幅缩水。如果在岸的卢布可以直接在俄罗斯进行投资,而不需要转换为美元或欧元等离岸资金,那么也就不存在资产缩水一说。因此,只要俄罗斯国内有好的投资,那么就完全有可能留住那些还没逃离的资本,甚至吸引一部分离岸资本回流俄罗斯。”

    与此同时,外部环境的逐步恶化也已经成为俄罗斯离岸资本回流的催化剂。曾经,塞浦路斯、英国、卢森堡、荷兰、瑞士等这些被誉为“避税天堂”的国家吸引着大批俄罗斯富豪们携带者巨额资金来寻求安全与保障。然而,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全面爆发,多国政府开始开展打击避税行为的行动,“避税天堂”的光环蒙尘,更是再难言安全。

    当年的塞浦路斯危机也使俄罗斯众多富豪储户成为“冤大头”。为了获得100亿欧元的救援贷款,塞浦路斯必须对存款超过10万欧元的储户征收高达40%的存款税,这一举措相当于让40%的俄富豪财富瞬间蒸发。当时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怒斥:“这是一种偷窃行为。”

    另外,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的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同样对俄罗斯富豪们的巨额财产形成威胁。这些富豪们把持着俄罗斯国内的能源、电信、金融等领域,却把赚得的利润纷纷转移至荷兰、英国、瑞士等海外。一旦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进一步升级,富豪们在海外的这些资产将遭遇怎样的处置呢?

    胡逢瑛认为,继乌斯马诺夫之后,还会有很多俄罗斯富豪带着巨额离岸资本回来。“普京正在积极推进俄罗斯经济的结构转型,因此离岸资本选择此时回流也是比较适合的时机。”她分析指出,“纵观普京2014年的国情咨文,‘扶持本土产业’无疑是俄罗斯未来发展经济的重中之重。俄罗斯会在远东、西伯利亚等去加大投资;同时加强俄罗斯国内和跨国界的物流等基础设施建设;另外,普京强调进口替代,改变俄罗斯在食品、工业品等方面的进口,大力发展国内的制造业,尤其是中心企业。一系列的产业转型势必给回流的离岸资本提供了切实可投资的领域。”

    强晓云同样表示:“普京既然号召离岸资金回国,那么应该会对这些资金作出一定的承诺,并且给予这些资金投资的项目一定的保障。商人重利,唯有投入资金能有效获得回报,具有可持续性,尤其是获得的利润能够落袋,这样就会对富豪们的离岸资金产生吸引力。”

    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鉴于俄罗斯司法体制还不健全,很多离岸资本持有人担心把资本转回国内后会遭到俄罗斯司法部门的清算。“去离岸化”是俄罗斯政府的既定政策,这增加了离岸资本持有人向俄国内转移资本的顾虑。普京在去年的国情咨文中曾提出要打击俄罗斯离岸资本,经过近一年的酝酿,俄罗斯国家杜马和联邦委员会相继通过了去离岸资本法案,普京也于日前签署了该法案。该法案明确规定,所有在外国公司持股比例超过25%的股东都必须向俄税务机构提交资产和纳税情况,此举意在强化对离岸资本参与俄罗斯经济活动的监督,避免偷税漏税现象的发生。

    结束“离岸宿命”

    打破离岸化的宿命,并非让卢布升值就能解决,有一个长久的好的经济基本面才是解决资本外逃的根本

    只是,即使离岸资本陆续回流俄罗斯,对当前俄罗斯经济面临的困境又究竟能起到怎样的作用呢?

    显然,普京此次“大赦”离岸资本,目的是为了应对资本外流的巨大压力,希望资金可以以一种“体面”的方式返回俄罗斯市场,为俄经济输血。

    其实,从某种程度而言,俄罗斯的离岸资本就是外逃资本。俄罗斯离岸经济的一个重要功能是促成了大量的资金外逃。根据传统资本投资基金(Herit-age Invest found)的统计,1998年-2004年间,560亿美元的资本流出俄罗斯,大部分都流入离岸银行账户。俄罗斯经济发展部认为,在俄罗斯改革期间大约有2100亿至2300亿美元流出俄罗斯,其中一半是“黑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2001年之前的7年中流出的规模大概为1700亿美元。另外的数据认为,在西方有近3000亿美元的资产属于俄罗斯居民,但一半来源不明。另有数据认为,1990年-2004年从俄罗斯外逃的资金超过4000亿美元。

    而资本外逃无疑是导致卢布大幅贬值的重要因素。12月22日,普京表示,2014年俄罗斯资本流出将达到1200亿美元至1300亿美元。这数据几乎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时1370亿美元的资本流出量。地缘政治危机、石油价格暴跌、卢布大幅贬值促使越来越多的资金选择逃离俄罗斯,而资本外流进一步加速了卢布的贬值,进而令俄罗斯经济陷入恶性循环。

    因此,普京一直以来就高度重视离岸资本。而在当前卢布出现雪崩式暴跌之时,普京对离岸资本采取怀柔政策。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普京此次“大赦”离岸资本意在遏制资本外流,以增加俄经济总量和促进国内投资,但由于俄罗斯司法体制不健全,一些离岸资本持有人担心将来会遭到俄司法部门的清算而不敢把离岸资本转回国内,此番“大赦”能否收到预期效果还有待观察。

    强晓云指出:“继俄罗斯首富带着离岸资金回国后,后续究竟会有多少富豪跟随,以及离岸资金的回归究竟会对卢布甚至俄罗斯经济带来怎样的作用,关键还要看这些资金在俄罗斯投资的可持续性。卢布的大幅贬值,短期来看有外部因素、人为投机因素,但是长期来看,俄罗斯的经济结构问题需要得到解决。有一个长久的好的经济基本面才是解决资本外逃的根本。”

    “俄罗斯富豪们在俄罗斯国内赚得盆满钵满之后,普遍选择将资金汇出国内,说明俄罗斯国内的投资环境并不坏,因此目前俄罗斯继续改善国内的投资环境。”强晓云表示。普京在2014年的国情咨文中再次强调,俄罗斯会继续对世界开放,乐于合作,愿意吸引外资。同时,普京也提到了建立良好的商业环境的必要性,“良好的商业环境也意味着在(工商业之外)其他生活领域具有责任感,遵守法律和义务。而绝大多数企业家们已经这样做了。他们珍视自己的商业和社会名誉。就像真正的爱国者那样为俄罗斯服务。就是要以这样的人为依靠,为他们建立有明显回报的环境”。

    普京在今年的国情咨文中指出,希望在塑造竞争力的同时,为商界减少限制和负担。普京建议,将俄联邦现有的税制定型四年。他还强调,有必要落实那些已经通过的减免税政策。同时,普京建议俄主权财富基金的资金可能将被用来支持和稳定国内银行体系;给予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地位,并享有减免税制度。“我建议,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提供自由海港地位,并享有具有吸引力的海关优惠制度”。这种可能性也针对塞瓦斯托波尔港和克里米亚其他港口。

    普京希望俄罗斯能够摆脱这种“离岸”宿命:“我坚信,我们应最终终止我们经济中的、我们国家的‘离岸之页’,并将其翻过去。”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