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玩与书法 虚我心千雅

真情世界去畅想 我和你

 
 
 

日志

 
 
关于我

我喜欢书法,文学,音乐等艺术,且广泛涉猎国际国内金融、政治、军事、财经、人quan、科技等近期形势和未来不同发展态势——皆为业余爱好罢了,仅作茶余饭后谈资用。我在此真诚地向朋友们提议多学天文,了解宇宙的浩渺与永远,这样可以为你净化心灵、开阔心胸、平衡心态。本文博如为原创,请各位朋友关注,若要转载或引用,务请告知。谢谢!诚恳邀请朋友们莅临我的博客,并宽容我的不是,体谅我的不足。祝朋友们年年如意、岁岁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安倍下注 普京孤独(人物)  

2014-12-03 08:23:43|  分类: 国际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倍下注   普京孤独(人物) - 人在上海    - 中国新闻画报

安倍下注

◎ 本报记者 袁源 《 国际金融报 》( 2014年12月01日 第 06 版)

安倍下注   普京孤独(人物) - 人在上海    - 中国新闻画报

  日本首相是由众议院选出。为了保住首相位置,安倍晋三决定提前解散众议院。新一届众议院选举12月2日正式开始,12月14日,新一届众议院名单出炉。若自民党占据多数席位,安倍必胜选。

  安倍两年前上台后,经济上,力推“安倍经济学”,日元大幅贬值,股市复苏;外交上,打着“俯瞰地球的外交”这个旗号,出访50多个国家;在军事上,不断闯红灯向军国主义的方向疾驰。以上种种,以期在日本国内赢得民意。

  然而,2014年以来,经济上,由于消费和投资未有明显改善,安倍经济学渐失光彩,近两个季度,日本“GDP暴跌”。外交上,宣称从俄罗斯手里夺回北方领土,但是从未与俄方就此问题展开交涉。曾发出从朝鲜要回所有绑架被害者的豪言壮语,但现在却连交涉都已经停止了。与重要的邻国中国和韩国的关系也比较僵。长此下去,民心不再。

  从11月18日宣布解散众议院开始,安倍便频繁抛头露面,当晚接受6家媒体采访,11月19日,再接受两家媒体采访。11月21日,安倍用了一个半小时接受了7家体育类报纸的采访,且是全程站立。11月22日,安倍还接受了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共同社和时事通信社的采访。

  “不相信真有UFO的存在”,“哪个公司没有阪神老虎队的粉丝可是干不下去的”,这些与经济和政治不沾边的话题都是安倍感兴趣的话题,只要能连任,安倍什么都愿意聊聊。

  提前大选

  “我决定解散众议院,于12月14日总统选举。”

  11月18日下午7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召开紧急会议,发表了解散国会的决定。出现在NHK直播屏幕上安倍,非常自信,就像两年前的2013年12月26日,安倍获取了众议院大选胜利一样。

  安倍的此番决断让日本上下目瞪口呆。在此之前的一周,安倍一直在“周游”世界。11月10日为参加北京APEC访问了中国,之后便是去缅甸参加12日的东亚峰会,再以后是15日在澳大利亚的G20。11月17日傍晚安倍回到东京,在11月18日正式宣布解散议会的时候,他在东京也就刚待满了24小时多一点。

  对于安倍解散众议院,日本媒体中,除了安倍的“铁粉”《读卖新闻》表示支持外,包括这两年为安倍摇旗呐喊的《日本经济新闻》在内,大多数日本媒体觉得安倍的做法毫无道理。

  “在其他政党毫无准备的时候,执政的自民党与公明党一商量,就决定解散议会了。”京都大学教授待鸟聪史说,党的利益、党的计谋是他们作出这项决定的主要原因。

  解散众议院显然是一张蓄谋已久的政治牌,尽管安倍以消费税的名义提出来,“对于推迟提高消费税是否可行,希望听取国民的意见。”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学者庞中鹏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安倍选择在此时机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是说“心血来潮”,更不是随意就解散的,而是主要着眼于安倍政权长期执政的,是为了打造“强固安倍王朝”的一次大选。

  安倍的行为不合常理但不违宪。日本宪法规定,在现议员大多数反对首相政策的时候,如果首相认为众议院被解散后重新当选的议员更能代表最新民意,首相可以随时解散众议院。

  日本众议院席位一共475席。按照日本宪法规定,凡在众议院选举中拿下超过半数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便获得了组阁权,获得2/3以上席位的政党就可以单独组建下一届政府。首相一职一般也由在众议院选举中获胜政党的党首担任。

  民调显示,安倍晋三近期的支持率并不低,始终维持在50%上下。为何在不算糟糕的局面下,选择解散众议院,从而实现提前大选呢?

  经济失速

  安倍内阁在过去两年里,解决了汇率给日本经济带来的困扰。安倍上台时1美元兑换76日元,到2014年11月19日,汇率已经下滑到接近117日元,过去不到两年中,日元贬值50%以上。

  由于日元汇率的贬值,企业在国外挣100美元,过去拿到日本只能兑换7600日元,但现在是11700日元,突然增加了53%,在国外做生意的企业,其股价在证券市场上开始飙升,在过去两年里上升了60%左右。企业开始有了元气。

  但热烈的股市、货币的日益贬值其实与普通百姓并没有直接关系。由于人口老龄化,人口总数的减少,国内消费、企业投资在过去两年里并未好转。安倍选择从消费税下手。

  所谓消费税,指的是在日本购买任何物品时所需缴纳的税金。今年4月,安倍首相不顾几乎是日本国民的全民反对,将消费税由5%提升至8%。之后,就像多数经济学家所预测的那样,日本国民停止了消费。

  第二季度,日本GDP增长为-7.3%,被外界形容为“日本沉没”。对此,安倍曾夸下海口,“第三季度将大幅好转”。然而,11月17日发表的第三季度GDP增长率为-1.6%,当日的日经指数下跌517点,被外界称为“GDP暴跌”。从经济学角度看,如果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则视为“不景气”。

  原本,安倍计划从明年10月开始将消费税从8%再提高至10%。此次安倍计划将提高消费税的时间推迟至2017年4月,也就是比原来计划的时间推迟一年半。安倍选择在这个节骨眼儿解散众议院,重新选举,“对于推迟提高消费税是否可行,希望听取国民的意见”。

  内阁牵绊

  这只是表面上的理由,安倍在这个时间宣布进行总选举实则还有其他理由。

  庞中鹏认为,安倍解散众议院的直接导火索有三,除了经济问题,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内阁要员各种“丑闻”不断,打击安倍内阁的威信。自9月份内阁改组后,安倍阁僚的丑闻就不断爆出,有的甚至是“爆炸性”的丑闻,如小渊优子与宫泽洋一,都出身于政治名门,但不能守住清廉的底线,如果安倍内阁再撑下去,将进退两难。经过重新大选后组成的内阁,将又是一个全新的内阁,给人以“更换新鲜血液”的感觉,能延续与巩固安倍长期政权。

  共同通信社原政治部长,曾经出版过两本安倍传记的野上忠兴如是说:“今年的安倍政权,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都可谓是连战连败。”安倍在9月3日强行进行了内阁改造,将5位女性内阁成员作为用来吸引国民支持的“主力”,不过,很快其中的两人就因身陷丑闻而辞任。

  值得注意的是,11月16日在美军基地的驻扎地冲绳县举行的知事选举,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的现任知事仲井真弘多也无奈败北。如此下去,未来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将每况愈下,在明年9月召开的执政党自民党总裁选举上,如果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落败,安倍将不得不辞任首相一职。

  胜算较大

  解散众议院已成为历届日本首相在应对复杂局面、摆脱不利困境、争取主动权时,广泛采用、屡试不爽的“传家宝刀”。自现行宪法实施后,日本众议院已经被解散了23次。

  出于政治上的打算而解散议会,这在日本并不稀奇。比如2005年,安倍在政治上的老师小泉纯一郎就突然解散了议会,搞了一次“邮政选举”。当时争论的内容是,日本到底该不该进行邮政改革,似乎日本不进行这场改革,国将不国。一个虚伪的选题,炒得日本上下热气腾腾,结果小泉大胜,自民党获利。至于日本国家的改革,本来也不会因为邮政上有了一些动作,国家就会发生变化。但没有“大义”的选举,让自民党后来失去了民众支持,最后不得不下野。

  安倍在小泉内阁的时候当过官房长官,亲自看过小泉政治上的小把戏,而且旗开得胜,自鸣得意。现在在所有朝野上下基本上都支持延迟继续提升消费税税率的时候,忽然解散议会,要让民众对是否推迟半年提升消费税税率作出抉择,其醉翁之意是在打压在野党,给安倍获得继续执政4年的机会。

  12月2日到12月14日的选举期间,安倍能否像2012年12月那样掀起自民党旋风,摧枯拉朽地打败其他政党,会不会像2005年小泉那样获得胜利,目前实在难说。

  不过,安倍还是愿意“赌”上一把。

  庞中鹏认为,此次大选的时机,安倍是反复考虑过了的。因为,在野党一盘散沙,群龙无首,没有可以“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核心灵魂人物,主要的在野党——民主党,经过两年前的大选失败后,至今没能制定出一个系统的可以让选民信服的“政策纲领”,党首海江田万里,威信与权威度不高。其他的在野党,分化组合太快,分了合、合了分,眼花缭乱,均是昙花一谢,石原慎太郎年事已高,影响力大为下降,而桥下彻已经不打算参加此次的大选。此次解散的时间太突然,在野党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准备大选,很难向选民进一步解释说明自己的竞选纲领,时机与时间对执政党——自民党都有利。

  观察人士多认为,安倍的提前选举的确能帮自己向前推动一步。庞中鹏就指出,竞争对手的虚弱,就意味着胜利。“可以预测,如果没有大的意外事件发生,除非是安倍本人爆出了丑闻,或是安倍以及自民党其他要员出了什么大事,自民党与公民党的执政联盟,将会获得12月14日的众议院大选的胜利”。

  “不过,此次安倍领导的自民党的胜利,可能不会再次重演两年前大选胜利的结局——2012年12月16日大选,当时自民党一党就获得了294个绝对多数议席。即将到来的12月14日大选,自民党仍会获得执政的过半数议席,但议席数将有可能减少。”


普京孤独

◎ 本报记者 付碧莲 《 国际金融报 》( 2014年12月01日 第 06 版)

安倍下注   普京孤独(人物) - 人在上海    - 中国新闻画报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G20峰会,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成果出炉,留给外界深刻印象的惟有西方各国领导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之间的一场“孤立与被孤立的闹剧”。

  没有笑脸相迎、没有相谈甚欢、没有共识可言……普京此行G20峰会的遭遇似乎颇有一番令人心酸之感。然而,“北极熊”的硬汉风格却依旧不变。“俄罗斯不容许自己被孤立于另一道‘铁幕’之后。”这是普京对于外界甚传自己被孤立问题最直接的答复。

  普京真的被孤立的了吗?或者应该问,西方国家能真的孤立俄罗斯吗?

  围攻是一场秀

  二十国(G20)领导人的一张合影成为近期布里斯班一件热点事件——合影时俄罗斯总统普京被安排站在最角落的位置。

  一般而言,领导人合影站什么位置与该国在主办方眼中的地位有一定的关系。在前不久的APEC全家福上,普京站在了东道主旁边——最重要的位置。然而,此次G20峰会领导人合影,普京的身影出现在最角落时,外界比较惊讶。除了这张大合照之外,普京一人被安排在一个大桌上独自进食的画面,与奥巴马、卡梅伦、默克尔、阿博特等人相谈甚欢、其乐融融的画面形成了鲜明对比。

  “现在欧美等西方国家的政治都是一种表演政治。在这样一个G20峰会的舞台上,各个国家都需要就乌克兰问题表下态,既然不能认同俄罗斯,那就要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至少从表面来看,目前谁都无法从强硬立场上撤下了,谁不强硬或者谁对普京表现出友好,那么回国后就得承受更多舆论的灾难。”暨南大学教授、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吴非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这样说。

  布里斯班的G20峰会会场俨然成了西方各国领导人比谁对普京更强硬的秀场。加拿大总理哈珀直截了当地说,“我想我会和你握手,但我只会跟你说一件事,那就是你必须远离乌克兰。”

  默克尔说,“乌克兰局势难以令人满意,欧盟可能对俄罗斯的个人和实体实施进一步制裁。”

  卡梅伦和普京在记者面前握手并展露笑容,但据悉在稍后的闭门会面中气氛严肃。卡梅伦警告普京,如果不在乌克兰问题上妥协,“我们就会看到俄罗斯与英国、与欧盟以及与美国的关系走向非常不同的方向。”奥巴马强调:“俄罗斯是全世界的威胁,美国站在反抗俄罗斯侵犯乌克兰的前线。”

  欧美各国在乌克兰问题上对普京施压形成了高度的默契,颇有种同仇敌忾的气势。

  “说时,大家都酣畅淋漓,恨不得全世界都能看到他举起鲜明的旗帜。事后,大家又都纷纷找台阶来下。此前,阿博特还宣称要在G20峰会上‘抱摔’普京,但是G20峰会已经结束了,我们有看到那一幕吗?”吴非指出:“西方国家领导人在国际舞台上说多大的话都无所谓,因为不需要落实,因此可以说他们在布里斯班G20峰会上对普京的话没有意义。没有热战,也没有冷战,现在有的只有媒体战,任何细节经媒体之手,就被渲染并夸大了。”

  普京依然硬

  其实,在此次G20峰会召开之前,西方各国将抱团施压普京的信号就已经相当明确。作为此次峰会东道主的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在会前就咄咄逼人地表示,要为马航MH17事件中遇难的澳大利亚人讨回公道。墨尔本主流报纸《TheCourierMail》在峰会前的头版整版就一句话:“尊敬的普京先生,感谢您来布里斯班参加G20峰会。但在峰会之前,澳大利亚人民想听到你道歉。”

  在普京抵达布里斯班的第一时间,东道主就给普京来了个下马威。普京专机抵达后,在布里斯班机场上前迎接并和他握手的是并非内阁部长级别的一名国防部官员。当时,站在这名官员身边的是比他影响力大不少的澳总检察长乔治·布兰迪斯。只是,布兰迪斯没有任何举止显示出他在迎接普京。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等领导人专机抵达后,包括布兰迪斯和澳大利亚总督彼得·科斯格罗夫在内的政要均亲自上前热情相迎。

  面对此起彼伏的谴责之声,素有北极熊之称的普京依旧不改强硬姿态。11月15日,当普京和阿博特站立交谈的时候,阿博特要求“(军事介入的俄罗斯军队)必须从乌克兰撤退”,而普京反驳称“俄罗斯军队不在乌克兰”。

  西方媒体强调的“4艘战舰陪驾普京出席G20峰会”的报道,似乎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普京不改强硬的态度。对于欧美各国的轮番施压,普京也给予了明确反击,普京指控美国与欧盟不顾俄罗斯利益。他表示,“当俄罗斯开始保护人民的利益时,(从西方的观点来看)情况马上会变糟。”

  就在普京在G20峰会上遭受冷遇之时,俄罗斯国内民众对普京的支持则极其高涨,甚至有越来越多的人呼吁普京继续参选2018年总统之位。

  “其实,从普京个人角度而言,他可能并不太想继续总统任职,太累、压力太大。然而,从整个俄罗斯来看,至少目前还没有出现一个与他同一级别的领导人物。如此巨大的压力,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住的,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就曾因承受不住巨大压力而成了外界眼中的‘酒鬼’。”吴非说。

  谁能离了谁

  在西方各国领导人轮番“轰炸式”的谴责以及东道主故意的冷淡下,普京选择了在G20峰会上提前离场,成了首位离开G20峰会的领导人。普京在峰会发布共同声明前离开,但出席当天的午餐会。对于他因受不了西方各国的压力而提前离场的说法,普京明确表示否认,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肯定峰会上的“建设性”讨论,感谢东道主、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盛情款待。

  对于提前立场的理由,普京这样解释:“从这里(布里斯班)飞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需要9小时,从符拉迪沃斯托克飞到莫斯科又要9小时。然后我们需要回家,礼拜一继续上班。在这之间,需要睡至少四五个钟头的觉。”

  尽管,加拿大多伦多大学G20研究中心主任克丁说,在布里斯班,乌克兰就是“宴会上的幽灵”。但是,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强调,普京一定会在所有工作做完后离开。“在所有双边会晤中都积极、广泛地讨论了制裁问题,但没有人施压”。

  而除了反击,相较于西方各国领导人接二连三地放话要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甚至戏剧表演般地说要“抱摔”,普京的言论则相对理智不少。普京日前在接受俄境内媒体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将不容许自己被孤立于另一道“铁幕”之后。“我们了解‘铁幕’对我们的致命程度。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会走上这条路,没有人可以建立一道墙孤立我们。那是不可能的”。

  “西方国家正以乌克兰局势为口实遏制俄罗斯发展,但是,俄罗斯不会主动脱离国际社会,而会建立自主发展计划,以维护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利益。”普京表示,“如果没有乌克兰东部或克里米亚半岛问题,西方国家也会找到其他理由(遏制俄罗斯的发展)。俄罗斯要么在这场围绕财政、国防、经济、社会问题等而展开的竞争中变成强国,要么沦落为连本国国民利益都无法保护的三、五流国家。”

  而对于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所带来影响,普京则自信地表示,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以及卢布贬值与油价下跌等不会对俄罗斯经济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并非只有俄罗斯才会感受到制裁、油价大幅下挫及卢布贬值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或灾难性后果。”

  普京说,油价下跌导致俄罗斯货币卢布贬值30%左右,不过,货币贬值有弊有利,不能一概而论。比如,从前出口价值1美元的产品获得32卢布,如今能得到45卢布,政府预算收入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

  “尽管,西方各国依旧嚷嚷着要进一步制裁俄罗斯,但是目前俄罗斯与西方各国的关系实际是处于一个趋于缓解的状态。”吴非指出,“乌克兰问题逐渐清晰,而欧美各国也逐渐意识到再纠结下去没有好处。从美国来看,奥巴马在剩下两年的执政中,会更过地考虑2016年大选的需要,而且随着美国页岩气等石油资源的勘探,作为石油输出国,低廉的油价对美国同样没好处。从欧洲方面看,过去欧洲版图每50年就会有一大变,而每20-30年就会有一小变,近几十年才稳定下来,地缘政治的不稳定绝不利于欧洲经济的发展,这是欧洲各国领导人应有的共识。”

  “在这个相互依存的世界里,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彻底切断与他国的联系。”普京说。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